欢迎来到岳阳市志愿服务公共信息平台

首页>动态信息 > 通知公告通知公告

志愿者溪边笛和他背后的故事

作者:本站 来源:原创 时间:2020-03-12

志愿者溪边笛和他背后的故事

原创 仇玉姣 艽姑娘 


今天,一个很特殊的日子。3.5,学雷锋。很想在这天,写写身边的“活雷锋”——溪边笛。笛哥在火车站值守


溪边笛的真名叫袁子刚,但网名比真名更为人熟知,人们都习惯叫他“笛哥”。

一个志愿者悄悄告诉我,直到这次疫情,因为要登记志愿者的身份证信息,她才知道笛哥原来姓袁。笛哥,如果只看外表,妥妥彪形大汉,身高一米八五,威猛壮实。骨子里,却是侠骨柔肠。他从小在新疆长大,来岳阳有许多年了,开了一家KTV,经常带着员工做公益,后来组建了岳阳市爱心驿站志愿者协会。十多年来,笛哥风里雨里,开着一辆越野车做公益,跑遍了岳阳很多地方,敬老院、偏远小学、灾区,到处都有他的身影。笛哥还曾是岳阳市蓝天救援队队员,参加过多起救援行动。


2014年8月,笛哥参与鲁甸救援后回到岳阳“你要好好写一下笛哥啊!”KTV的一位阿姨对我说。那时,是2019年年底,笛哥和他的公益团队正忙着给贫困留守儿童送壹基金温暖包。阿姨的那句话,我一直记得。当然,就算她不说,我也一直有这个想法。我和笛哥认识多年,当初因为采访公益活动而结识,跟他跑过不少地方。印象最深的,是有一年的六一儿童节,笛哥带队去临湘的一所贫困小学。整个小学只有几十个学生,老师也屈指可数。他带领志愿者给小朋友送礼物,改善小朋友的伙食,和小朋友一起做游戏。那一天,很多孩子都笑了,笛哥也笑得像个大男孩。我想,这应该是当年很多孩子最难忘的一个儿童节。

笛哥,笑得像个大男孩

  那时,我才终于明白,为何笛哥的网名要叫溪边笛。这个名字太有画面感了,以至于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牧童坐在溪边吹笛子的场景。外表彪悍,内心善良如孩童。这,就是笛哥啊。笛哥把他的这份纯粹,带到了公益领域,一直延续至今。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笛哥第一时间响应市文明办、团市委和市志愿组织联合会的号召,投身到了防疫一线。他带领建囯保安、爱心驿站、云豹救援队、江豚保护协会等四家公益团队坚守在岳阳火车站,协助防疫人员检查检测旅客体温、查验登记旅客身份证、进行防疫知识宣传、维护现场秩序、关注公共场合环境卫生情况。3月4日中午,四名湖北籍乘客被迫在岳阳火车站下车,急切想要回武汉,找到笛哥等志愿者进行求助。经询问,四人于121日从武汉前往广州旅游,后因疫情在外滞留了40多天。其中一位男乘客还有过脑梗手术史,且患糖尿病、高血压等多种疾病。

笛哥和志愿者一道为湖北籍旅客提供帮助

“武汉封城,你们暂时回不去。”笛哥向他们耐心解释,并建议他们搭乘高铁返回广州,去投奔广州的亲戚。四人赶紧打车去了高铁站,临行前,对志愿者连连道谢。像这样的事,笛哥和志愿者碰到不少。刚来火车站的时候,笛哥注意到一个年轻妹子,刚下火车,戴着围巾,打扮得也很精神,结果两天后再看到她,却在打地铺,“整个人都蔫了”。笛哥说,打地铺的不止她一个,大约有十多个,基本上都是湖北籍滞留人员,那时酒店都关门了,他们没有地方可去,只能在火车站流浪。

为滞留人员建立临时救助点

为了帮助他们,笛哥立即在火车站建立了一个小型的救助点,并给他们送来了水和食物。另一方面,他迅速向有关部门进行汇报,得到了重视。很快,政府就派人将滞留人员接到了定点酒店进行安置。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,有点神智不清,睡在地板上,看起来很可怜。笛哥了解到,在疫情开始前,老人就和家人走失了,且无法说出家庭住址,也没有手机等通讯工具。在认识老人的第三天,笛哥意外从他口中问到了一个电话号码。拨过去,竟然通了,是老人的妻子。老太太喜极而泣,因为苦寻丈夫不到,差点以为他不在人世了。后来,老太太从长沙赶到岳阳,把老爷子接回了家。

“睡不着,哪有地方睡啊,都是站。捡了一些废纸,能卖两三百块钱,但没人要……”在笛哥的抖音里,有一条特殊的视频。视频的主人公,是一位在火车站周边流浪的大爷。大爷是益阳南县人,离婚了,在岳阳靠捡废品为生。他捡了一堆废品本打算卖掉,因为疫情迟迟没有人收废品。花光身上的钱之后,大爷只能守着那一堆废品饿肚子。

有一天,笛哥正在吃盒饭,注意到大爷一直在旁边晃悠。于是,他好心给大爷送去了一盒盒饭。没想到大爷几口就把饭吃完了。吃完后,大爷才告诉他实情,“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,就算给我5个盒饭,我也能吃得完。”笛哥听了心里发酸,很想帮助大爷,于是便在抖音和朋友圈发布了大爷的情况。马上就有几名爱心人士捐款,并有爱心企业家杨雪自告奋勇,想开车送大爷回南县。于是,在杨雪的帮助下,大爷顺利回到了南县老家。

笛哥和杨雪及时给予帮助

故事的后续情节更加离奇。两天后,大爷的儿子儿媳找到了笛哥。原来,他们在抖音上看到了笛哥发布的视频。尽管视频中大爷戴着口罩,但他们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。笛哥告知,大爷已经回到南县。二人对他千恩万谢,赶紧驱车回了南县。笛哥估计,“现在,父子俩应该团聚了。”


还有一对河南夫妇,因为丈夫发热,中途在岳阳下了车。“我老公是肝癌晚期,不是新冠肺炎,我们急着回河南啊!”妻子解释道。志愿者赶紧将二人送至广济医院,检查后发现确实是肝癌晚期。于是,志愿者急忙联系铁路等部门反映这一情况,最终二人于第二天搭乘火车返回河南。笛哥说,现在想来都有些后怕,万一患者在岳阳遭遇不测,问题就严重了。“无论是流浪汉、乞讨者,还是其他弱势群体,笛哥只要发现身边有人需要帮助,就会立马去帮助。”志愿者李瑛说,自己经常被笛哥感动,坚持做公益也是受他的影响。

笛哥呢,对于他人的夸赞,总是很谦虚。摆摆手,笑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采访志愿者群体的时候,他坚持让我先去采访其他志愿者,而把他留在最后。“你了解我的,哈哈。采访我嘛,看我朋友圈啦!”当听说我想挖掘故事,他才巴拉巴拉给我介绍了这么多。临了,还不忘说一句:“你多写写其他的志愿者。”嘿,真是一个可爱的志愿者。



3月5日这天,笛哥给医务人员送关爱

今天敲下这些文字,是为了向笛哥致敬!同时,也是向所有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志愿者致敬!我知道,你们背后的故事,同样动人。












分享到: